郭骑云明白的是,这是2015年最令我遗憾又最令我沉迷的一部剧

图片 1

《伪装者》已经全部看完了。写影评作为一个练笔吧。
郭骑云:
       郭骑云只是剧中一个小人物,却是第一个打动我的人物。他作为王天风的副官出场,在前面部分一直跟随王天风左右。网上有各种CP党,感觉他俩也挺搭。他对王天风是忠诚的,哪怕王天风因为他有女朋友的事修理过他。明台结束学习之后,他又被王天风派到明台身边,从明台的教官变成了他的副手。郭骑云一直是一个执行者,一个忠诚的,但活的明白的小人物,他很明白,自己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里只占了一个小位置。他和曼丽说,我不想让明台成为上层交易的牺牲品,我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没有人会在意我们。等战争胜利了,会有人来把我们清扫干净,但至少,他会活下来,我们留着他,起码可以证明我们来过,战斗过,我们曾经活过。郭骑云明白的是,自己的位置和能力,不足以活到战争胜利以后,就算不死于敌人之手,自己人也不会允许自己以后的存活。但他还有一些奢望,奢望将来的将来,自己曾经的付出可以留下痕迹,可以有人记得自己。
他有一个上海的女朋友,在剧中只明确出现过一次。侧面表现出来的是,他们感情很好,我想,他和女朋友一定很不容易,首先,他女朋友一定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却需要很信任他,他们长期不见面,不通信,却能在郭骑云一到上海就共度良宵。其次,郭骑云是没有钱的,前面明台说了,他女朋友会送他那么名贵的表,至少他女友比他有钱,他们的感情也不靠金钱维系,甚至,一晚小聚之后都不敢留姑娘过夜,在战争年代,一个地下工作者有一份这样的爱情,郭骑云很幸运。
       一个人明知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报,甚至还会丢掉性命,却依然忠诚于自己的值守,郭骑云是个合格的地下工作者。

图片 1

梁仲春:
       梁仲春是剧中一个缺乏骨气却有很多义气的俗人。
他爱财,势力,贪慕权力,这些都很容易被人利用。他爱财,因为走私,结果把柄落入阿诚之手,听人摆布。他势力,惧怕明楼的权力和威慑,因此而保护了真的因为购买炸药而被抓的大姐明镜。他贪慕权力,为了取代汪曼春的地位,无意中参与了明楼陷害汪曼春的计划。他简直是我党的完美助攻,多次圆满的帮助我党地下工作者明楼和明诚完成了任务。除去这些可被利用的优点,他的可爱之处却是他那点义气。他开始一定没有把阿诚当成是个危险,很放心的用他,直到阿诚提出的要求越来越苛刻,他一定气得牙痒痒。但阿诚替他灭了后院的火,他也交出了自己的信任,多次的通风报信,和阿诚的串通,甚至在最后的紧急时刻,毫不犹豫选择了保护明家兄弟,当然也有为自己留后路的考虑。最后一集里,他和阿诚的谈话里,是他示出的一份真诚,一份忏悔,或许他也后悔替日本人做事了,保住家小成了唯一的心愿。因此在最后他被抓的时候,供出了明家兄弟,都让人似乎无法恨他。
       因此他随是俗人,却并不讨厌。
       这个角色,演员的完成度也是很好,从头到脚一副小人嘴脸,与角色简直不能再贴合了。眼小而有神,许多憎恨,算计,惧怕,真诚,得意,都能从眼神里直接准确传达,这是演员深厚功力的体现,这部片子的一个成功之处也就是,角色无论大小,都很出彩,这是一个整体的氛围,一个大家共同的努力的结果。

我的2015剧评之“最遗憾与最沉迷”——《伪装者》
文/青卿

王天风:
       王天风是一个霸道的独裁者,却有着无限的自我牺牲甚至自我毁灭的精神。
       王天风是整个故事的发起者,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飞机上看中了明台的特工素质开始,虽然故事的结尾说这次事件是一次刻意安排的考验,但实际上刻意安排的实在说不通,个人认为还是意外好一些。无论如何,他毁了明台读书的光明生活,把他拖入了地下工作这个暗无天日的环境。
       不喜欢麻辣教师这个调侃的说法,他教明台的都是生死之间求生的技能。就像他说的,他把明台拖下了水,却也尽全力教会了他游泳。在严厉的教导中,透露出关怀。但无论是严厉教导还是关怀,都还是为了让他能在必死的前提下尽可能有更大的生还希望。他起初对明台的关怀大概是出于爱才,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当明台拒绝了来救他出去的人之后,王天风大概才真的看清了这个学生的担当和责任,这以后的关心应该都是出自一片真诚,何况还是故人知己之弟。
       王天风的二次出现,意味着死间计划正式开始,剧情也逐渐灰暗了起来。他和明楼唯一一次在俱乐部的交锋,表现了他们真实的一面,那出戏两个都很感人。两个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大打出手。他们都是有着报国理想的正直之士,但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事作风,之间又加进了一个他们都很在意的人,使得这个计划的实施令大家都很为难却又不得不做。王天风和明楼的关系只能说又爱又恨,却又惺惺相惜。这里,明楼向王天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这是对亲近的人都无法说出的话,他说,我一直都不好,就盼着有朝一日能有人出卖我,把我拉出水面,让我正大光明的站出来,哪怕是站在刑场上,告诉天下人我明楼不是汉奸,是个抗日者,是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他把这样沉痛而压抑的话说得那样云淡风轻却坚定有力,柔中带刚,当然这是演员的功力。这段话大概会让许多人心疼明楼背负的压力,但作为知情者王天风,听了这样的话,却说,别做梦了。他了解明楼的压抑和内心的痛苦,却也知道他必须面对这样无可奈何的处境。明楼已经为抗战牺牲了这许多,自己却依然把他的弟弟,他的亲人拖入了一个必死的局。因此才有了那句抱歉,“是我害了这孩子”,在他们的心里,明台也只是个孩子,这是长辈对孩子的亏欠。最后两个人都必须接受这样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抗战必胜!”是支持他们做出这许多痛苦决定的唯一信念。
       计划实施,老师最后把学生送入了他计划中的位置,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最后一刻救下了学生的性命,这是他对学生的最后一点关怀。
       演员刘奕君,个人认为颜值还是很高的,表演上也极富张力,台词功力一流,花絮里感觉他笑场很少,工作状态偏严肃型,也符合这个角色的风格,角色严肃了就很容易演呆板,需要很多眼神微表情小动作来传达内心,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老演员,有功力。

写完《红色》和《琅琊榜》的剧评,到《伪装者》却不知如何下笔。如题,这是2015年最令我遗憾又最令我沉迷的一部剧。
之前说过,我挺挑的,许多口碑还可以的剧我都没看下去。而《伪装者》,若论全剧综合水平,实在难打高分,硬伤多得难以忍受;可是偏偏就沉迷其中,也因此更增了遗憾。

程锦云
       这个角色大家很统一的一点就是骂的人太多了。程锦云在这里面有花瓶的嫌疑,戏份本就不多,感情戏甚至不如于曼丽和明台、汪曼春和明楼的感情戏多,一方面是编剧的原因,一方面也有演员本身的原因。首先戏少,发挥空间就不大,其次,脑残戏太多,发挥基础可以说没有。相信,演员本身一定也是努力的,而结果不出彩也是事实。
      但这个角色的存在还是必要的,至于她的许多脑残式的行动,各种不利索,跳火车崴脚,行动被抓,被人吊在屋顶上连包都拿不住,包括最大的败笔满崽,也是早期我党缺乏地下斗争经验的表现。我觉得她在戏里最大的作用并不是做任务,也不是跟明台搞对象,而是给明台一个接触我党的渠道。她被抓了不就得明台去救么,前期大部分任务,她都得掺和一下,让任务变成两党合作完成,主要还是为明台入党铺垫。因此她更像是英雄身边的女花瓶,至少,还是完成了指引明台入党的任务的。

芒果台首播时我看过半集,不巧演的是明镜回忆往事、明台妈撞飞上天的夸张特写,继而是军统特工明台曼丽不顾纪律当街追杀人渣养父……心想这啥玩意儿啊,情节太扯了,虽然披着漂亮军装、演员够帅,可本质还是抗日神剧嘛。
——第一次就这样遗憾地擦肩而过。如果当时看到的是楼诚,我肯定会提前一个月迷上《伪装者》。

于曼丽:
       于曼丽是个让人心疼的可怜人。
       她早期身世凄惨,为了复仇做了女修罗,完成复仇又自投罗网,期待自我救赎。可以看出,曼丽还是个善良柔软的人。军统特训班的她就是个活死人,明台给了她活下去的理由和信念,她不算是个战士,因为她的信仰是爱情,她的一切可以说只是因为明台。我很喜欢曼丽和明台的几场戏。
       一场是她们拍结婚照,明台在外面自言自语,曼丽在里面挑礼服。面对明台的拒绝,曼丽看着他楚楚动人,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心有所属,只是想抓住最后的可能给自己留个纪念。那看着明台的眼神,简直要滴出泪来。郭骑云说他俩豺狼配虎豹,曼丽一脸幸福的说,我说咱俩挺配的吧。此时的甜蜜却更让人揪心。明知道得不到还要去投入的才是真心喜欢。自然,这张照片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曼丽谢幕的时候了。
       还有一场是除夕夜。明台除掉了仇家,出来多年的怨气,又是除夕夜,站在路边被突然想起的爆竹声吓了一跳,是曼丽给他放的烟花。那一晚上,明台几乎见到了他所有的亲人,程锦云是他未来的妻子,明家有他最亲的亲人,曼丽只是一个默默单方面爱着他的人,却是第一个在他身边的人。听着明台倾诉对家人的思念,曼丽说,你回家吧。一个自己没有家,面对着支持自己活下去的信念的男人,却让对方离开自己寻找自己的温暖,曼丽的爱真诚,无私,不计回报。
       只是这个人物,注定不可能成为明台的终身伴侣。

再看则是《琅琊榜》热播之后了,许多媒体文章都在戏说两剧人物穿越,并有大量楼诚天台CP等眼花缭乱的词汇,对演员的好评不少,貌似很精彩,于是忍不住正式刷一遍——当然机智的我事先做了功课,知道遇到哪些人物必须快进。
同时,一向尊重原著的我,也找到《谍战上海滩》来读,书不长,坐几趟地铁就读完了。
于是我便陷入矛盾中:对原著,基本无感;对剧,既喜欢,又遗憾。

汪曼春:
       汪曼春可怜,却不值得同情。
       她和明楼应该算是校园情侣,曾经也一定很美好。只是家庭的矛盾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汪曼春出场的妆容基本是妖艳为主,却给我一种感觉,这个女人自己曾经受了伤害,以报复社会来发泄自己的怒火和不平。
       汪曼春的心境基本是在最后在面粉厂的那一段话可以看出。她抱怨明楼曾经屈服于家庭的压力而放弃了她,有些看过书的人说,明楼当初也是抗争过的,并非像汪处长描述得“因为你大姐的一句话就抛弃了我,把我一个人孤孤单单丢在上海”只是,明楼是一个更看重家庭责任的人,明楼离开上海又何尝不是离开了爱人孤孤单单呢?我猜想明楼离开上海也和注定不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有关。人活下去一定要有信仰。明楼找到的活下去的信仰是报国,而汪曼春却走向地狱。汪曼春至少有她的叔父和她一样为日本人效力,而明楼甚至不能明确告诉家里人自己的真实身份,相比之下,这段感情里明楼的处境也一样痛苦。《琅琊榜》里一段台词说得很贴切,“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而心生怨恨,那这世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电视剧也像书一样,故事之外总会反应出编故事人的三观,好的三观会给人以启发,振奋人心,也是电视剧除了娱乐功能之外给人们的一点营养。总之汪曼春是在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师哥也是真心的爱,爱到无论如何也愿意相信他,最终为爱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最后明楼望着他深情痛心忧郁的眼神,算是为她的感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汪曼春的演员王鸥,个人认为属于耐看型的,开始只觉得艳,后来倒是越看越好看了。美中不足,用了配音,其实演员本人的声音也是好听的,用原音也是完全可以的。演技上我觉得还有上升空间,不过完成度已经很高了。最后,汪曼春在戏里不是制服就是皮衣,或是那身跑步装,记得唯一一次穿旗袍是明楼喝酒的晚上,真漂亮。

我一直佩服几类人:作曲家、画家、小说家(编剧)、各种设计师(我不是设计师我改行了),因为他们拥有的特质令我羡慕。我平时也爱写点儿散文随笔,记录自己的生活,好像挺容易。但小说不一样,我最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所以喜欢读好小说,看好剧,佩服作者编故事的神奇能力。
好故事,起码要编得能自圆其说,历史小说则要基本符合史实,然后是情节有吸引力、人物鲜明立得住、情感动人引发共鸣,最后,细节上最好少一些BUG。而《伪装者》在这几个方面却存在着差异巨大的长板与短板。我们太爱其长板,因此也太遗憾其短板。
从小说到电视剧,从头到尾各种BUG不断,作者(即编剧)的风格是“大胆假设,懒得求证”,架子搭得还不错,细节完全不顾。唯一的好处是,几个主要人物形象树起来了。再加上演员超水平发挥(这是最长的板),让家国情怀感天动地,同时服装道具摄影音乐等都出色,才拽住了观众的心;但终究遮盖不了剧本的硬伤。

主角登场:
明家四姐弟绝对是这个戏突出的重点和出彩的地方。
长幼有序,大姐先来。
明镜
       明镜是一个一生都为了家人而活的人。像明楼说得,他们兄弟三人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信仰,唯独对不起养育他们的大姐。三兄弟走上追求信仰道路的同时,都想到了如果姐姐知道了会怎么样。一个女子要在那个时代承担起一个家族的责任绝非易事,她还是承担了一个家庭的全部责任。明镜是大姐,明家的大家长,其威严人人畏惧,其关怀也是人人沐浴。对明台无限宠溺,对明诚关爱有加,唯独对明楼似乎过于严厉,却也是严中总有牵挂。大姐对明台,有对他母亲救命之情的感恩,也有抚养多年的感情,这两种情感的交织,使得她对明台狠也狠不起来,骄纵有余。大姐一生没有自己的家庭生活,明台像自己的孩子,或许她也把自己的全部母性寄托在了明台上。对明诚,明家对他只有恩,大姐与明诚的互动不算多,不过《琅琊榜》;里,这一对又扮演了母子,应该是母慈子孝型的,喜欢的话可以到那里去过过瘾。

先不提剧本大框架的不合理之处,仅是故事的时间线、人物的年龄线,就完全对不上。比如原著中,黎叔的地下党联络站在1919年就暴露了!您确认您加入的是中国共产党?电视剧改成了1922年,但理由是为了省港大罢工,还是与史实相差三年。这让具备起码历史常识的观众情何以堪!
不夸张地说,随便找三个互相关联的事件时间点和人物年龄,加减一算,肯定对不上。
而细节与真实历史的差异也颇多,像我这样略挑剔的观众,一看就觉得不对劲;而更认真的网友则祭出了考证大法,不遗余力去一探究竟——网络时代,真的太方便考证啦!几乎没有什么查不到啊!
比如交通问题,我看剧时就疑惑,明台几次跨省旅程是不是太容易了?上海、香港、军校(在湖南)、重庆,还包括他想带于曼丽去散心的维也纳,基本靠飞机。可那是战时啊,上海、香港、重庆,分属不同阵营!王天风居然能在航班上设局、机舱被军统完全控制?然后我就在乐乎看到了@隔山灯火
的考证文《关于<伪装者>中飞机航线的问题》:,有理有据,佩服佩服。
而这些明确时间线、考证历史细节的功夫,不应该是作者该做的么?(网络作家反而有优势:一边连载,一边有读者帮忙校对、挑错、考证了。)

       明楼和明镜是这个大家庭唯一血脉相连的亲姐弟。这是怎么吵都吵不散的,或许因此明镜对他的态度不同于另外两个人,所谓越是亲近的人,受伤越多吧。明镜对明楼的牵挂更多时候是很含蓄的。前面比较有印象的有两次。一次,是明镜被抓以后,明楼气冲冲地跑去76号,明镜才反应过来,马上把阿诚拉起来让他去看着明楼,怕明楼出事。还有一次,是明镜回家时,问阿香弟弟们的情况,是先问了明楼有没有来信,后问的明台,哪怕是出于长幼顺序的考虑,多少令人有些欣慰。或许编剧也是出于大姐关爱明楼太少的考虑,最后让大姐为明楼挡了子弹。

《谍战上海滩》作为一部谍战作品,涉及谍战的情节却并不精彩,漏洞甚多,计策成功的偶然性极大(阿诚急召明台冒领银行保险箱救大姐,是唯一不错的一段);电视剧里新加的最出彩的戏,则是从阿诚捡手表、狩猎行动杀南田,到三兄弟天翻地覆的一夜;而高潮的死间计划,原著和电视剧都难以自圆其说,我只当是看个热闹。
人物方面,明家三姐弟定位较明确(阿诚另说),于曼丽王天风也还算鲜明,而反面角色设置则过于随意:汪曼春如何从一个能令明楼迷恋的痴情少女变成嗜血刽子手?是否从家传的经济学转行学了特工?剧中的解释无法令人信服。桂姨变孤狼就更夸张了,只能说“无巧不成书”。原著里日本人没什么作为,幸亏剧中南田小丸子演得好,让双方的角力更有看头。至于梁仲春的手下怎么弱智到极致,就忽略不计吧。
剧中所有枪战戏都没法看(明楼打阿诚那次除外),用我老爸话说:“不躲不闪只耍酷,敌人反正打不着我;从训练到枪决到实战,都以浪费子弹为目标”。
很不巧,我虽然给全家成功安利了《伪装者》,可是老爸每次过来看几眼,总赶上枪战等不好看的戏份,好不容易拉他看明家除夕夜一场,他又指出阿诚拉的不是伴奏用的京胡!唉我们家遗传的超强纠错能力么?
不过老爸也承认JD戏真好,于是我们一起看了一遍《秋雨》。

      个人最喜欢的是他俩在灯下交心的那一场戏,感人至深。昏暗的灯光下,更显两人在风雨飘摇中相依为命的感觉,在家国的大背景下,明镜懊悔没有让弟弟走上纯粹学者的道路,却也对明楼的选择感到欣慰,得到家人理解的明楼,此刻也是得到了最大的支持,可以尽享家人的关切了。大姐坚定的说,你必须活着,明楼眼中透出的温情,大姐劝她离开现在的危险境地,明楼眼中透出的无奈,演员的表演细腻、深情而动人。类似的情景还有讨论明台身世的那一场,明台母亲就姐弟俩的事故是只有他们姐弟才经历的苦难,他们是“患难姐弟”。最后大姐和明楼告别时劝明楼早日成家,反正本人是泪崩了,最受不了这种离别的戏。
       后面大姐略有些搞笑成分,对明台和明楼的态度瞬间切换,应该逗乐了不少观众。我有时心中默念,因为是亲的就有恃无恐吧,就知道欺负亲的!
       美中不足,明镜的人设有些走下坡路,前面在汪家的一场戏我认为是最精彩的一场,有气势能震住场,却不失大家风范。后面的家庭温馨也不错,但从明台出事之后,人设开始崩塌,智商逐步掉线,大姐跟阿诚要枪那场,一直不明白是什么鬼,另外大姐知道明楼是国民党,画面那么温馨,知道是共产党,画风却那么凌厉。那种情况下,您就不能小声点儿吗?
       演员刘敏涛的表现是相当精彩的,大姐台词有功底,铿锵有力,抑扬顿挫。查过大姐作为一个北方人,虽然不是讲的上海话,却能学出上海普通话的那个味道,真是不容易。

下面单说说原著。
以《谍战上海滩》的胚子,改编电视剧挺有难度,可以想象李雪导演接拍时的犹豫。(改编难度更大的是《一触即发》,原著需要忍着生理不适读下去。)
我读《谍战上海滩》,感觉是:沉郁、扭曲、阴冷、孤独,还透着些腐朽的味道。如果这就是作者想表达的,那目的是达到了。
作者笔下的明楼,关键词是“控制欲”。虽然书中明台的伪装功夫也很强,兄弟俩“处处要强好胜”,但明楼段位高得多,自诩“天下只有我算人,几时轮到人算我”,几乎算得上无情、铁手、冷血。算计过多,“累得把自己的真面目遗落在了上海暗夜的迷雾里”,连与姐姐对话都在时刻思考算计,从无真性情流露,“他深知习惯成自然,他并非刻意为之……他自己无力纠正……心理已经很不正常。”尤其是明台奉他之命暗杀明楼结果杀了南田洋子(书中是南云造子)之后,明楼居然恨明台不顾手足亲情,把明台臭揍一顿——读者看呆了!变态啊!
也许作者的设想就是这样:长期伪装,孤独压抑,导致心理扭曲;虽是勇士,却不可爱。也许作者有道理,只是读者不喜欢——同样是长期伪装孤独压抑,《黎明之前》的刘新杰就可爱太多。当然这不能算是作者的错,每个作者有自己要表达的东西。

明楼:
       明楼是这个戏里最复杂的一个人物了,就像网上的普遍说法,阿诚和明台都算是特工,明楼才是真正的间谍。他是一个中国人。这是他在戏中很多次对自己的评价。
       明楼的很多痛苦都源于亲情和大义之间的抉择。对家庭他说,最对不起的就是大姐。感觉上,明楼和明镜的年纪应该相差不大,所以,当明镜十七岁大概是她们父亲过世明家陷入困境的时候,明楼至少也是懂事可以承担家庭责任的年龄,但是明镜把家事一力承担,为的就是让明楼安心读书,走上学者的道路,但明楼却是辜负了这一番心意,大概因此明楼才对大姐怀着愧疚而百依百顺并深深敬畏。他因为大姐而放弃了汪曼春,这点被很多人诟病。曾经有一个同学跟我说过,这世上父母才是最爱你的人,为爱情而抛弃家庭的事情是绝对不道德的。这话虽然比较极端,却有一定道理。没有绝对特殊的情况,家庭还是大于爱情。明楼是在为爱情向家庭抗争过后,选择了家庭。在汪曼春的人物评析里说过了。
       对爱情,汪曼春应该是他一生唯一的爱人。他在前几集里,不停地劝汪曼春收手,大概他还是希望汪曼春能放下残暴阴暗的一面的,在那样的背景下,相爱的人没有共同的信仰和追求,是无法走到一起的。既然他争取了她的信仰,有理由相信,他还是希望能挽回汪曼春的。努力无果,只好利用,为了国家和信仰,他可以牺牲自己的名誉和生命,牺牲自己弟弟,甚至是大姐,利用爱情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他是一个战士。汪曼春死去的时候,他那遗憾悲痛的眼神,赚了大家不少的同情。
       前面的一切都是为了对得起信仰。
       明楼对大姐说,相比明台,无论亲情,爱情还是信仰,我都不会再选了。亲情上,明台找到了自己的父亲,是多了一份寄托,而明楼,只有明家的大姐和两个弟弟。信仰上,明台被迫加入了军统,却还有共产主义这个更高的理想没有到达,明楼已经加入了我党,信仰已经到位,无法选择,爱情,他一生只有一个爱人汪曼春,还不能得到家庭的支持,而他已经把自己的心和经历都奉献给力报国,自然也无法再去选择的爱人。明台的余地是他还有更远的路,明楼绝境是他已站在悬崖边上,做所有的事只能留下亏欠。
       明楼的演员靳东,在这部戏里表演着实精彩,如果花絮里不是看到总是笑场就更好了,不过过程不重要,最终呈现出来的东西是精彩就好了。台词和大姐一样,是加分的重要原因。我最初喜欢这个角色,也是从台词开始的,话剧对台词能力的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台词所能表现出来的信息量非常大,各种小情绪、微态度的传达,都十分准确。剧中,明楼的密谋激动,大都是以压低的嗓音说的,让我想到余则成的话,就是吵架也要小声吵。
       明楼和许多其他人物的关系在前面的人物分析里都有写到。

“腐朽的味道”,就不只是说明楼了。
原著中明楼的控制欲带着旧时代的威权,缺少人味儿,身边没有平等交往之人,连阿诚也只是仆人——“明楼对身边的人要求很严,一是能干,二是缄默。”对姐姐弟弟,虽有亲情却时刻在斗智,真正做到了“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对汪曼春,则是完全掌控完全利用,包括性关系(文中有明显暗示),没有丝毫心理障碍——“明楼的嘴可以把最不讲理的话瞬间化为一段掏心掏肺的肺腑良言”,汪曼春怎能不一败涂地。
除了明楼,原著里的大姐明镜也颇让人别扭。且不论小祠堂的马鞭透露出怎样的倾向,单是“你只不过是我家明楼翻过的一本书”,就足以令人发冷。或许大部分观者欣赏到的是大姐的霸气,但恕我接受无力,我的同情分只能加给反面的汪曼春。(读完原著很久才知道作者是女性,莫名惊诧!)
当然,可以说作者描写的就是30年代旧式家庭的女子,带着陈腐的时代印记无可厚非,但明家是怎样以陈腐的家庭氛围培养出一家子红色革命者呢?真的只凭精忠报国的戏文式教育?这样的革命者夺取权力后会创造一个新社会还是重建一个封建威权旧格局?(嘘……)
另一处让我打冷战的细节,是阿诚放下心结接纳桂姨:“原谅一个人远比憎恨一个人要愉悦得多。”——此句很好。“阿诚的字典里,从今没有仇恨,充满了善良和忠诚。”——善良当然对,可忠诚从何说起?在明镜明楼安排下接纳桂姨就是忠于明家?“明台追着阿诚跑回去,说:‘阿诚哥改名叫纯孝哥了,不,叫谅哥……叫孝(笑)哥好不好?’”——谅,没问题;孝?孝你个头啊!
我觉得原著里的阿诚名字起岔了,应该叫“阿忠”才对。

明诚
       阿诚是一个知恩图报有情有义的人。和明台一样,阿诚也是被明家收养的弟弟。这个角色定位就和书里有不同,书里他真的是仆人,只叫阿诚,电视剧里对这个人物的定位改动个人以为非常成功。
        明诚是大哥的手脚,计划的传达者和优秀的执行者,更是同大哥并肩战斗的同志。他是明楼坚硬外表下柔软一面的体现,代替大哥心疼明台,关心大姐。明诚的人设比较单一,做的事也比较讨喜。这里想说说演员王凯。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王凯是一个努力的人。《伪装者》里也能感受到他向对手的学习。因为没有看过他之前的戏,简单的查了一下,他和胡歌同年,但他的演艺经历并没有多么丰富,在有限的经历里获得这样的成长,必然是自己多留意,从其他演员身上吸收有用的东西。在和明楼的对手戏里,在大哥的演技台词等众多高能本领轰炸下,完全不落下风,令人非常惊喜。明诚是这部戏里最大的配角,但他能在自己的框架里做到最大的发挥,又不宣兵夺主,恰到好处最为难得。
       最后,花痴一下外形,手控爱手,他手真好看。

终于写到阿诚了。(按许多同人作者的习惯,阿诚的名字必须写成“明诚”才能体现其独立人格,但我仅从剧中习惯的称呼来写。)
与剧中男三号、明家二弟明诚的身份截然不同,原著中阿诚只是明家的司机、明楼的助手,从未被收养,只是仆人——“主仆二人,因为长时间的工作关系存在着一种‘点到即止’的默契”。即使阿诚在急召明台去银行救大姐的段落,展现出了非常出色的应变能力(书中此处比电视里更谙心理学),无疑是位果敢机智的优秀特工,但作者描写阿诚与明楼交流,却会用“小心翼翼地窥视”、“不敢吱声”这样的语句;而明楼对阿诚可以直接喝令“闭嘴”。
阿诚对明台的称呼永远是“小少爷”,永远用“您”字敬称;而明台对他,高兴了叫声“阿诚哥”,摆架子时就直呼“阿诚”。
这种显而易见的不平等的主仆关系,让看过电视剧的观众无法接受,但这就是作者最初的设置。这设置本身没有问题:书里阿诚15岁才被明楼救下,这个年龄直接做个家仆也不算童工了,而女佣养子的身份说不好听就像个“家生子”,遇到明楼这样的恩人已经非常幸运,“忠诚”二字就这样定位了。
但明家不是一般家庭啊,他们不应该只是儒家的“满门忠烈”,而是“满门红色”呀!若仅因为恩情,仅凭明楼的教化,那么阿诚忠诚的对象是明楼还是其他信仰?作为明楼的助手,可以说,阿诚了解明楼的各种伪装身份,其位置非常重要,无论在CCP还是军统,阿诚必须有审查有备案。组织对于阿诚的信任,不可能只因为他忠于明楼——私人恩情置于信仰面前,显得微小;而明楼对待阿诚的态度,缺失了上下级同志间的尊重,这种人格上的不平等,在刀尖上舔血的谍报工作中,会暗藏危机。可惜,作者没有在原著中涉及阿诚的成长和信仰,所以他就只能是个仆人。
原著中关于明楼对阿诚的态度,唯一的正面描写是在最初明楼救下阿诚时对桂姨时说的:“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这段明楼的心声在电视剧中删掉了,可惜,这句话其实很符合电视剧中的阿诚。而书中明楼培养出的阿诚,是“健康人、正常人”还是“健康正常的仆人”呢?
有趣的是,当电视剧中的阿诚有了新身份、闪亮起来之后,作者在微博中简述了“阿诚具有独立人格、与明楼分别入党”,似乎弥补了原著中的问题;但从之后出版的《伪装者》剧本版小说及其巴黎番外《烟缸与青瓷》来看,很难说作者真正认同阿诚的独立,因为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依然是骨子里的不平等。
电视剧中相当多的楼诚互动,到剧本小说里又减少了,整本书恢复了原著的明台主线。有细心观众发现,剧中除夕夜桂姨来明公馆后,阿诚与明楼的经典对话是:“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个仆人嘛!”“你怎么说话呢?谁把你当仆人了?”而剧本小说中,明楼重要的后半句“谁把你当仆人了”却不见了,教人不由得多想。
“剧本小说”本就是种奇怪的存在。一种是没有原著、只把剧本改成了小说;另一种是原著较单薄,或改编成剧后差异巨大,所以重新按剧本写一遍。后者更加尴尬——作者是否真心认同改编?导演演员的个人意志是否要加入到新作中?是否要照顾观众的感受?至此,作者不再是单纯的小说创作者,难免顾此失彼,导致不伦不类。那倒真不如原著了,原著至少体现了作者独立意志,不受“市场”干扰。而《烟缸与青瓷》这个番外,怎么看都像是一半妥协、一半维持原著人物关系,别别扭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