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取的是纳什大学里在学术上受挫,即使最后获得诺贝尔奖也抵不过你的爱

—-如果有一天我被囚禁在自己的幻想中而不自知,无法挣脱,那该怎么办?
—-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点点解决所有的难题。

天才是寂寞的,虽然说他精神分裂,但还是深深地体会到了不被人相信的绝望。人啊,有时候真是有太多痛苦了,有成就的男人很伟大,背后的女人也很伟大。当他问学生你看得到他吗,他是真实存在吗,我突然就懂了很多以前不能理解的人了,也许正是因为经历过不被人理解的留下深深的创伤后才会不停确认避免再次被伤害,当他畏缩不敢进餐厅时,真的懂得了那些不顺利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也许,在别人看来没有成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但你没有站到那个地方,你就不会真的懂那种痛。当别人纷纷递笔过来,真的要哭了,一生的痛苦,也许就是为了这次的肯定吧,可是值得吗,就算不值得又能怎样,人生从来不是自己想选择就可以选择的。庆幸的是,身边有一个人一直陪伴,所以可以找到继续下去的勇气与力量,诺贝尔奖的感言,才是全剧的最大泪点,所有的东西,都来源于爱,因为还有你,所以我愿意继续苟延残喘,与幻觉和平共处,与白眼嘲笑朝夕相处,即使最后获得诺贝尔奖也抵不过你的爱。希望所有经历难关的人,都有一个不离不弃的人陪在身边,暮鼓晨钟。


约翰·纳什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一名研究生。他自信却又带着偏执,在学校里意气风发;他不爱上课,却通过自己的研究发表了著名的博弈理论,获得了唯一一个前往惠勒实验室的机会。在惠勒实验室,纳什帮助军方破解重要信息的密码,同时在授课时认识了美丽又深深爱慕着自己的艾丽西亚,两人结为夫妻。可是生活并没有如此的一帆风顺,纳什逐渐不堪承受为军方工作的压力,在崩溃的边缘,他被告知自己患了精神分裂症,伴随自己数十年的室友、小女孩和军方上司都是幻觉。纳什陷入痛苦的挣扎,但在妻子的鼓励和帮助下,他始终没有停下向学术的最高层进军的步伐。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终于战胜了疾病,学术上有了新的突破,也被授予了诺贝尔奖。
之前的我曾在高中的班会上看过这部电影的精彩片段剪辑,截取的是纳什大学里在学术上受挫,但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在室友的陪伴下,在窗户的玻璃上一遍又一遍的进行着自己的研究,不顾眼前的岁月流转四季变换。最终当大家带着最高的敬意将自己的钢笔放在纳什的身前,就像年轻时教授激励纳什的那样,我也忍不住热泪盈眶。这部电影和纳什的故事曾激励了我的高中生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当真正第一次完整地观看这部电影之后,纳什和艾丽西亚的爱情更让我动容。两人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课上,学生希望打开窗户透风,可是窗外的施工队伍的噪音打扰了课堂。纳什简单粗暴的要求关上窗户隔离噪音,而艾丽西亚则通过和施工队伍交流,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几次学术上的交流,纳什对美丽又智慧的艾丽西亚入迷,而艾丽西亚也为有着数学家独特幽默的纳什倾心。两人用美丽的星空描绘出浪漫,用水晶石反射出的七彩光芒定情。可是新婚的喜悦很快被纳什的反常打破:受不住上司压力的纳什把自己关在屋里,留下妻子一人对着房门不解又绝望的嘶吼;妻子怀孕,纳什想要辞职,却被幻想出的上司以害怕身份暴露为由拒绝;纳什为了不存在的苏联敌人,决绝地让妻子搬走,哪怕妻子一遍又一遍地诉说”无论面对什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纳什的病症越来越严重,被抓进了精神病院,这时候艾丽西亚才明白纳什的反常都来自他分裂的精神和和幻想。她为纳什的痛苦心痛,也为自己莫须有的不体贴后悔。她悉心照料孩子和在家休养的纳什,可是照料精神病人哪有那么简单,哪怕是自己最爱的爱人。
“有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种义务,但有的时候,我也为了曾想要离开他而内疚。每当这种时候,我看着孩子的脸庞,想象着他还是我的王子的模样,所有的委屈和不快也都消散了。”
艾丽西亚的话是如此的云淡风轻,可是平淡的话语下,又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委屈和心酸?
整部影片最让我动容的情节来自于一天晚上,月光静静地洒入屋子,两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艾丽西亚轻轻地依靠在纳什的肩膀,轻轻地亲吻纳什的脖子,双手在纳什身上游离着。
可纳什却冰冷地转过了头。
艾丽西亚转过身,眼中噙着泪水,蹙起忧愁的眉头,对视着冰凉的月光。
“是因为服药的关系吗?”纳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起身走进厨房,接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接着仰起头,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就像自己之前成百上千次做的那样。可这一次她再也忍受不住。她把杯子用力在墙上砸碎,用力地嘶吼着,仿佛吼出自己的灵魂。
第二天艾丽西亚把孩子抱上车,对纳什讲”我让孩子在我妈那里住一段时间,这样子我每天能再加三个小时的班。”然后收起对纳什复杂的目光,一声叹息,关上车门离去。
这时候我的本以为,艾丽西亚会就此离开纳什,至少是一段时间,不再回到这个看不到希望的家。
曾几何时,她还是青春自由的高材生,过着自由浪漫的大学生活。可现在却每天都为了精神分裂的丈夫承受着难以诉说的委屈,这样的日子看不到尽头。她到底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
 可当天晚上纳什在书桌工作着的时候,一袭睡衣的她轻轻走来,把水和药轻轻放在桌上,温柔地目光在纳什身上流过,转身离去。
“我去睡了,晚安。”
她的背影依然骄傲倔强而自信。
那句晚安和她的背影一样,美丽又孤寂。

“罗森医生说你必须到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我可不可以不去医院?也许应该把你送走。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再伤害你。”
“你真的会伤害我吗?”
“我不知道。”
“医生说,没有人能够靠意志战胜精神病。”
“可我还是愿意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