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局长两眼瞅着电视,今天开着豪车去同学聚会

局长和他的女儿

   
丽娅小姐进门后,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就进了卧室,脱掉外衣,一屁股坐在松软的床垫上,顺势仰面倒了下去。

晚上九点多钟,李虚县乌有局的梅局长刚送走一批客人,正想坐下来看一会儿电视,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梅局长一边示意老伴把电视的音量调得小一点儿,一边伸手抓起了话筒。

 
房间窗帘拉开,皎白的月光洒下来,铺满了整张床!一个娇美玲珑的人儿正躺在大床上。这确是万里挑一的美女,月光照着她雪白的皮肤、修长的颈子,在圆润的鹅蛋脸上,镶嵌着一副精巧的面孔。初见她的人无不心中惊叹,女神!她就是清纯的雪莲,无暇而不染人间烟火!

“喂,哪里?”梅局长两眼瞅着电视,嘴里漫不经心地问道。

 
 丽娅正嘴角翘起,整颗心都还欢笑着。今天开着豪车去同学聚会,感觉特别风光,她从来就没有这样满足过!丽娅有些累了,笑着笑着就睡了过去。

“爸爸,是我,小红呀!”话筒里传来一串串甜甜脆脆的声音,梅局长听出来了,那确实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小红的声音。

 
 当月光变成阳光的时候,一只雪白的大猫正在丽娅的脖子处摩挲着,丽娅醒了。她把猫抱在到怀里!爱抚的揉弄它。这只猫阿雪,可是老头花了两百万才买来的,比她开的保时捷车还贵些!该起床了吧,老头说今天要过来的。

“你不是和男朋友看电影去了吗?”梅局长问小红。

   十一点,门铃“叮叮叮”响了起来。

“是啊,我们刚从电影院出来,正要回家呢!”

   “谁”丽娅接通了可视门铃,原来是小区新来的小保安,挺帅的一个小伙。

“回来就回来呗,打电话干什么呀?”梅局长有点儿不高兴了。幸亏这是他的宝贝女儿,若是换了别人,这时候没事找事地给他打电话,肯定是要挨训的。

       “有个老头找你,让他上来吗?”

“可是,我男朋友的摩托车坏了,后轮胎扎了一块下玻璃。”

   
“骑自行车的老头?让他上来吧!”丽娅挂了电话,回到大镜框前,为唇角涂上最后一抹嫣红。

“找个修车的补一补不就行了?”梅局长越听越生气,这个小红今天是吃错了药还是咋的,这么点儿小事也值得打电话向局长老爸请示?
“已经补过了。”

       “哼,这老头”丽娅心里一阵嘀咕不满。

梅局长一听,硬是被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气乐了:“补过了还不赶快回来,打的哪门子电话呀?”

       敲门声响起来,丽娅只好去开门。

“可是,可是……”小红吞吞吐吐地说了前半截,又留下了后半截。

 
 一个莫约五六十穿黑色风衣的老头正在门外,老头头顶中央光了一片,四周的发丝却梳得整齐,黑而油亮。他左手拎一大大的果篮,篮子系上有朵漂亮的红绸花结。

“可是什么,没带钱吗?”梅局长问。

 
 老头往四周略一瞅瞅,就挤进门来,然后把篮子放在一旁的小台上。丽娅随即关好了门。

“有钱,我们还了好几百块呢。”可能是怕别人听见,小红说着说着,压低了嗓音,“可是,那个修车的说他没有发票。”

 
 “爸”,老头刚转过身子,丽娅就扑了过去,胸前一对白胖跳脱的小兔,在老头眼前嘴边晃动,接着,便贴了上去。丽娅一米七三,老头一米六二。肥猫阿雪,在一边无聊的望着,偶尔也喵上几声,代表它的存在。

“噢,没有发票?”梅局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示意老伴关掉电视。“没有发票?这可是个问题呢!”梅局长嘴里嘟囔着,脑子在高速飞转。就在他登上局长宝座的第一天,梅局长就曾对老伴和女儿说过:“我以后是局长了,是单位的一把手,以后花钱一定记得要发票。不管买的是什么东西,只要有发票,单位都会给咱报销的。”老伴和女儿记住了梅局长的话,从那以后,无论买什么东西都忘不了要一张发票,梅局长接过发票,常常是连看也不看,就提起笔来大笔一挥写上
“同意报销”四个字,果然给家里省了不少钱。真正应了民间流传的那句话:梅局长家里的工资—基本不动。

   
良久,老头的秃顶也沾满点点红印,若不是四周一圈黑发,便活脱脱一位受戒的老僧了,丽娅看着不禁哈哈笑了起来。他们回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桌上已经摆好几个精美的冒着热气的小菜,是附近酒楼刚送过来的。丽娅举起高脚红酒杯,和老头开心的吃喝起来。白猫也跳到桌上,共享这一桌美食。

可是,这该死的修车的,他竟然没有发票!难道这修车钱就得自己掏腰包吗?不能啊,这不是一块钱两块钱的问题,这是局长大人的面子问题!这事要是传出去,说梅局长也是一局之长,修个车还得自己掏钱,那多丢人啊!得想个办法,一定得想个办法!

       “丫丫,跟你商量个事”,老头望着丽娅。

梅局长不愧是梅局长,脑子里的办法就是多:“小红啊!你到超市里买一点儿东西,让超市开发票的时候把修车钱开上去。回来我给你报销!”

       丽娅看着老头,听他继续说。

“买什么呢?咱家可是啥都不缺呀!”小红有点为难地说。

 
“那个,丫丫,阿雪养着天天要洗澡,要收拾,挺麻烦的,你一个人也懒得打理它,我看不如还是……”

可不是嘛,自从当上局长以后,来梅局长家送人整天络绎不绝。什么名烟名酒啊,饮料补品啊,堆满了整整一间屋子。当然啦,更多的还是送钱的。你说,梅局长家里还缺啥?梅局长家里真的是啥也不缺!

   
老头话还没说完,丽娅的脸色开始变化,老头说不下去了。在一起虽然偷偷摸摸的,但也一年多了,老头对丽娅的性格还是了解的。上次提这事,丽娅已经很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