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还是辞职了,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呢

一部13集每集20分钟的《夏目友人帐》,把春天的邂逅一路延续进了夏天。感动即使是淡淡的不动声色的,却每每会在局终之时化作眼泪落下来。

久未联系的南瓜,发了一个小怪兽的表情过来,紧随其后的,是她的简短近况。

春风化雨。嘘,别问。那是妖怪们的世界——

南瓜:我辞职回去,以为我们会更进一步,没想到分手是结局。我们的关系,我走了99步,最后一步他都不肯迈。

菱垣,露神,时雨,三都,燕,子狐,萤,柊,铜,浅葱,还有斑,那些善良的寂寞的妖怪们。

南瓜:他说还不想结婚,要不做情人吧,这样轻松点。这一句让我很震惊,他竟没担当到如此地步。

第二集:露神

我:他没那么喜欢你,你没有一点预感?

虽然羞于启齿,但人总会有许多小小的后悔吧。如果当时能够再勇敢一点,再果断一点,如果自己不是如此的笨嘴拙舌、虚伪忸怩,而是大声地、清晰地表达出来的话,许多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呢。

南瓜:可我还是辞职了,是不是太任性?

“有一次,我偶然地看见了露神大人。他戴着老翁的面具,心情很好地坐在树枝上,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呢~’

南瓜的“任性”,让我想到了苍耳。当年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评价为“犯贱”。曾一度逛类似话题,从各种答案中找相似的痛点。

当时我差点就开心地搭话了,但是因为担心露神大人知道自己被人类看见了就会消失,所以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旧题重问,苍耳说,清楚知道结果,只是非要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未尝不是一种更大的勇气。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能够不想那么多、去回答他就好了。

我更喜欢南瓜的“任性”,为心动付诸行动,后果自行承担。没有自怨自艾,没有自轻自贱,还平静说再见。

因为露神大人总是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吧,所以,至少陪他说句话……”

不亏待每一次热情,不讨好每一次冷漠。

花子还是少女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直到长长的生命之旅即将走到尽头之时依然记得。与其说是记得,还不如说是,耿耿于怀。彼时淡淡的遗憾,却在岁月的洗礼中沉淀出浓浓的悲伤。

我:你怎么没有上演伤心欲绝的戏码,我都怀疑你没有哭,真是理智到让人尖叫。

然而花子不知道,露神宁愿消失也留恋此地不肯离开的原因,仅仅是想要在这里默默地看着你,珍而重之地守护着那份无法交流也无法触碰的爱。

南瓜:当然有哭过,你以为速冻啊,是慢慢被消磨掉的。相爱太久,分手只要一刻。

“一度愛されてしまえば、愛してしまえば、もう忘れることできないんだよ。”(一旦被爱过了、去爱过了,就再也不能忘记了呀。)

就像头发,留长需要几年,剪短只要几分钟。爱情是一点点攒的,没有谁一见就托付终身。心凉也不是突如其来的,是失望的积累。

花子去世了,露神也因为最后一点信仰的力量的逝去而即将消失。“ずっと、ずっと見ているばかりだったが、これでひとに、あの人にやっと触れることができ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よ。”(一直、一直以来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现在好像终于能够触碰到她了呢。)他开心地这样说着。

我的一厢情愿,你的视而不见。一个人努力,达不成两个人的关系。直到后来的放弃,不是输了,而是懂了。

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埋在沉默的梦里?只可惜,此生他们都没能知晓彼此在对方生命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仅仅因为最初相遇时的那一句问候,没能说出口。

“人和人终究是不同的,有人风雨中送来的晚餐,却不及某人随手一句晚安。”

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话,我多么想叫你的名字来着。如果当初能够雀跃地把它叫出口,之后的事情,会不会也跟着不一样了?

你摇摇头,我挥挥手,余生,我们分开走,都别回头。

“今日はいい天気だなあ~”(今天天气真好呢~)

苍耳说,她曾发誓要他后悔,许愿让他的女友一个不如一个,她急切想要证明。

“そうですね^^”(是呀!)

后来呢?

第六集:燕

苍耳:我的奔跑是为了他,希望他能看到。后来跑着跑着就跑远了,某天突然发现,他是否看到,已经没关系了。

燕要找的是一个除了名字和气息,其余一概不知的人。而对方对她更是一无所知,甚至

苍耳:纵然被伤害过,可他依然是我爱过的人。我去到过他的城市,相隔不远,却找不到任何再见的理由。

甚至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找到,兴高采烈地围绕在他身边、跟他说话、对他挥手,他也通通都看不见。

苍耳:我们没有再联系,谁也无法阻挡时过境迁。我对他的怀念,是安静的念想。

因为诗句中浓烈的爱与悔而感动于“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可那是翻云覆雨的唐明皇,他哭一场杨贵妃能让天地苍生都悲恸。

很多相遇的结局,不过是一场相识。

可是她只是一只小小的燕,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温柔腼腆,法力低微,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夏目。但在寻找之路上她的诚恳执着,细心不倦,她为一丁点线索的欢欣鼓舞,又凭什么就不可以被赞赏为伟大的情感呢。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有的人干柴烈火,有的人润物无声。

姑娘们,不管你正在经历还是在恢复期,祝愿你那些坏情绪,在每一天清晨掀开被子,拉开窗帘的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即使渺小笨拙,那也叫浑身解数。你不在的时候阳光都寂寞,找到你的时候,我的世界都被照亮了。

你要回来,记得,带着木棉和紫荆的清香。

“手を繋いでもいいですか?”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不知为什么很喜欢这个动作。像小孩子一样。仿佛这个动作很适合由衷开心的表情。

“何がやっといたお前ら、ガキか?”(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是小孩子吗?)

“うるさい……”(吵死了……)

每天只是这样静静地等待在他回家的路上,阳光洒满周身悄悄融化在心脏里,温暖着满心的喜悦与期待,连顽皮的小鸟落在肩头也不自知。

那人走过的时候就兴奋地对他挥手,无所顾忌地欢畅呼喊,即使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又或许,也只有明知他看不见自己的身影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才敢如此淋漓地表达感情吧。毕竟是燕这样的性格啊。

愛してる。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用你听不懂的语言,反复呼喊着的话。

 

 

唯一的一次机会,穿上能够化作人眼可见的形态的浴衣,飞奔去热闹的夜市找他。

他们在一起的画面没有呈现,我却仿佛看得见。

我看得见的——

你热切地围绕在他身前身后,奔跑雀跃,即使法力不足的你不能说太多的话,但发自内心的笑容可以代替语言的吧。你的鼻子灵敏地持续捕捉,你的耳朵不知疲倦地竖着,你的眼睛一刻不离地追随,你调动五感以及一切可以支配甚至不能支配的知觉用尽全力地去感受他、记住他,像要把他的全部都整个吞下去。你把自己变成一台相机,将他拍下来印刻在心底最安静的地方,这照片里不仅有他的身影,还有着丰盈的声色和气息。

在看到那张合影的时候,为什么夏目却哭了呢?

——这一次我终于站在了你能够看见的位置,成了你眼中的那个穿着蓝色浴衣的、不太说话的女孩子。

你不知道的。和你一起被定格在同一张照片里,是我一生一次的记忆。即使从此以后又要随着村庄沉入冰冷的、寂静的水底,也终于有了一颗能够安睡的心。

照片上的燕摘下了面具,笑得那么美丽幸福。


そうだね、僕も好きだよ。優しいのも、暖かいのも、引かれ合う何かを求めて、懸命に生きる心が、好きだよ。”(是呀,我也喜欢呢。喜欢那温柔的,温暖的,寻找着相互吸引的东西,努力地活下去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