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P民们才稍微解决了温饱问题

影片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年轻人在爱情萌发时经历了残酷战争的洗礼。战争年代,人命是如同草芥的,于是离别就书写的分外妖娆,因为此次一别,再见时或许就要到坟墓的另一头,亦或在交通欠发达的地区,再见原是永别。最经典的两处镜头分别给到穗子和小萍。

穗子真美。可最让我触动的是何小萍,她疯了以后回到文工团看表演时,不由自主的走出门去,在草地上独舞,她由内散发的欢喜,那才是她真正的灵魂归属,我非常能够体会这种沉浸在喜爱事情中的陶醉心情。何小萍也曾是一名舞者,甚至非常优秀,更愿意勤奋多下功夫。但是最后怎样呢?好端端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姑娘生生被逼到崩溃!在她独舞时终于露出笑容后,我的心难过的像被拧了一下。看到最后,我还发现了,原来国内的阶级壁垒早在那时就存在了,那时难以打破,现时依旧,经济困难的时候,P民们过的苦,经济好些了以后,P民们才稍微解决了温饱问题。哎,不能再说了。愿所有人都能够被善待!

穗子
萧穗子(钟楚曦饰)默默暗恋着文工团小号手,多少年的心结全都浓缩在一首一个小时便完成的情诗上,但她人觉得草率,但书写一个小时,构思确实几百个甚至几千个辗转难眠的夜,午夜梦回,几乎都是良人脸庞和他吹号角时候的模样。母亲给她出嫁嫁妆,几乎是贫寒人家的全部–一条金项链,足金的,在她看到陈灿被车撞后需要金子做假牙底座,她丝毫没有犹豫。于是文工团解散的那晚,她鼓起全身的勇气,写了人生第一首情诗,奈何闺蜜吐露出的甜蜜又一次打破了她的梦,一个少女时代持续到现在的梦。九品中正制是封建时期将人分成三六九等,文革结束后,贫下中农翻身做主,干部子弟还是讲门当户对,其实所谓的平等只是封建时期固化的阶级做了重新的配置,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已。家庭出身注定了她的悲剧,爱上的是昆明军区总司令的儿子,那个年代里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故事鲜有发生,那晚她偷偷从皮箱里拿出自己塞进去的情书,泪流满面的跑道车位讲自己的心事和青春撕成碎片,只为祭奠那些死去的小女儿情节,碎片迎风飘洒,那些掉落在地上的一片片的不是纸屑,而是她凋零的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深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萍
从农村来的何小萍(苗苗饰),因“不良习气”屡次遭到文工团女兵的歧视与排斥,抗战胜利后,断臂的刘峰来精神病院看她,院长的评论很贴切,她亲身父亲被“文革”后,母亲改嫁,随继父姓的她饱受弟弟,妹妹的欺负,唯一一次母亲抱她,还是她硬撑着冻感冒,发烧四十度后才有的待遇。进入文工团后的境遇使得她对别人一丝一毫的善良都甘之如饴,旁白君说越是这种从没被人好好对待的人,才更能识得善良,比如moslow,他从小便是极为孤僻和不合群的,但却更加的洞悉人性。她看了太多世间的不公和疾苦,突然战后被好好对待了一次,于是就发疯了,一直到影片末尾,文工团的最后一次表演,顺着音乐她找到了一个舞者应该有的灵魂,她婀娜多姿的舞步充满自信,眉目间洋溢出从未此生从未有过的幸福,洗净铅华后的灵魂本质,始终还是舞者,她热爱跳舞,但命运的天平有给了太她多的suffering,嫉恶如仇的她在获得朝思暮想的A角后,只因看到了不公而选择就西南边陲去寻找那个父亲走后唯一可以给她温暖的人,再次见面却恍如隔世,她苦苦寻找,却在重逢后已经不认得那个朝思暮想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