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是说,赵薇也太硬

乔治五世说当年自己的父辈们还是骑在高头大马上面对着万千臣民演讲,现在则活像一个发报机,念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像个领导,而不是皇帝。
当然,影片中他对自己的比喻是:“像个演员。”
记得黑格尔还是哪位哲人说过,世上没有纯粹的个人意识这种东西,你或多或少在沾染些集体意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乔治六世或者说博迪从小就缺乏一个好演员所拥有的基本素质,或者说他本来也有,但是一直被些“左右手写字”“走路腿打直”之类的无聊基本功给操坏了,或者是说:“他压根不想当一个演员。”
然而当自己的哥哥突然发神经决定去当一名自由主义者以后,他成了主角,当然温莎公爵声称自己是受到了爱情的感召,绝不是害怕希特勒以及他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到此为止,小博迪似乎是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
虽然这时的他依旧是一名演员,但也不只是一个演员,他的宣战演讲稿,不仅仅是念向公众,也是念向自己。
演员,播音员,领导,国王,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全是一回事,但博迪的演讲向世人证明了,前三者的确是一回事,而后者,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我现在觉得一个电影,第一是演员,第二是情节或者气氛。
而这两点,《黄金时代》都给我不得劲的感觉。我感觉是用心拍,用心演,可是就是欠了点气候。
是的,那是飘荡在《呼兰河传》、《生死场》里的气候,北方的冷冽,荒凉,狂野,凶暴全部藏在一个圆脸、温和、眼神清澈的姑娘心里。可是我在电影里,没有感觉到它弥漫出来。而那才是萧红的魂。
汤唯太硬了,我曾想过赵薇来演可能好些,因为赵薇会演野性,但是后来想想赵薇也不行,赵薇也太硬,两个人脸上的线条都太硬了。我们是一个当家花旦不是女汉子就是俏小脸或妩媚脸的时代。
我们是一个工业时代。
上哪里找一个圆脸的,温和的,家常的北方女子?
还要求她的眼睛常常能够因为狂野想象(她是少有的分不清幻想和真实的人,所以才敢永远活在逃亡之中)而闪闪发光?
还要求那眼神永远是孩子一样的清亮?一颗没有童心的人是绝对写不出来火烧云和大泥坑的,至少绝对不会写的那么好玩。
鲁迅为什么喜欢萧红,因为鲁迅爱上了萧红灵魂里散发的寒冷,那是和他灵魂里的寒冷一样的寒冷。
也因为鲁迅爱上了萧红的疯狂,那是和他灵魂里的疯狂一样的疯狂。
也因为鲁迅爱上了萧红的天真,鲁迅是个饱经世事的老人,像他这样满腹牢骚不想宽恕的老人,基本上也只能和无畏的孩童做朋友了。他可以放心大胆把自己的顽皮露出来。
看萧红写得鲁迅的二三事,就好像鲁迅活了,这就是和小孩做朋友的好处,她真的有能力让你活了,因为她是小孩子,她一切的印象都是鲜活鲜活的。即使文笔再幼稚,也是活的。这多么好。
鲁迅去了,萧红很快也去了,我读到了他们彻底的孤独,所谓真正的文学,大约就是真正的孤独吧,哪怕过去很多年,哪怕无数读者,你还是清清楚楚感觉到那人的孤独。每一个读者都觉得自己是他们的知音,但是每一个读者都无法真正走近。
萧军,应该找个练家子来演,练家子和一般的人是不一样的,看原始照片,和普通文人是不同的。
附带说一句,王志文台词念的不错,可惜不是主角。几位老戏骨还是好一些,年轻人还是要多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