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设定男女主的家庭不是社会的中低层,不代表能够和富人一样程度的参与其中

继摔跤吧爸爸之后,起跑线本又是一部备受期待的作品。电影的设定男女主的家庭不是社会的中低层,甚至是社会上收入的中高层,能轻松搬入期待的小学附近的高档小区,能举办提供鱼子酱和鸡尾酒的派对,也能买得起一身logo的名牌。只是因为白手兴家而没有成功跻身上流社会,于是他们对孩子的未来寄予厚望。电影的立意可能是想通过条件富裕的主角家庭仍然要苦恼于孩子的教育问题,通过剧情的发展,带出了印度社会各个阶层的教育资源分配问题。
立意和设定虽好,但整部电影的观感却一般,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太理想化。与其说电影是在揭露社会问题,不如说它说在说一个童话。看着很残酷,其实说的还是最美好的东西。
剧情设定也很童话,里面所有人物形象都是脸谱化的,看似和善却看不起下一阶层的上流阶级、虽然贫穷但还是充满善意的贫民阶级;出身底层却毫无感恩之心的校长,以及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白手兴家之后还是充满正义感和感恩心的男主。这些人物形象都是从一而终,单一片面的。而在这部儿童教育的电影中,女儿角色一直都是低龄设定,毫无思想,毫无挣扎,随遇而安得如同童话的公主一样。
设定也过于低幼,男主带着一群富有天赋的学生来到富人的学校,一场表演,然后说了一番除了泄愤其实没有多少作用的话,打动了妻子,然后把女儿送到公立学校读书。看似热闹了一番,其实毫无意义,为了感动而设置的剧情,谁都感动不来。而最好男主振奋人心的演讲过后,部分富人已经蠢蠢欲动,但最后还是没敢公然表现支持。这里上流阶级的犹豫充分反映了导演的犹豫,电影到底是在揭露社会的问题还是献给观众一个童话?电影立场的摇摆不定在这里得到了表现。觉得导演不如让一开始犹豫了的家长们在女主角拍手认同自己的丈夫的时候一同表达认同,给人一个彻彻底底的美好。
本身男主作为一个富起来的下等阶级,还能始终保持着强烈的自信和自谦,这个设定就已经很美好。
而电影中很多具有表演张力的地方,都简单带过。
例如虽然说下层阶级出身,但读上大学,可以说流利英语的母亲,和从小打工凭着自己一双手开创事业的父亲之间的矛盾。他们两个看似识于幼时且相互认同,但对于教育问题,他们之间就是一个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打开了世界的人,信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和一个没有借助于教育,仅仅是通过兢兢业业和运气富有起来的人,觉得人的成就根本是在于个人,跟教育无关。对于教育,而且是早期教育,这样的两个人注定看法不一致。女主的要求虽然得到男主的支持,但两个人的矛盾会随着万事不顺而激发出来。
而且这其中因为没有任何的说明,把母亲如此迫于帮女儿摆脱自己一样读公立学校的形象刻画得太神经质。
还有女校长提出的因为贫穷而在读书时期受到的待遇,可以以女儿角色作为对比参照。毕竟本质上,女儿角色才是和女校长一样,跻身于名牌学校,却和身边的人有着或多或少的阶级差距。
个人觉得,所谓的赢在起跑线上,是教育资源的争夺,而本质上,是阶级固化或者阶级下滑的恐惧。但剧中阶级差距的描写还不够明显,于是全电影的人物,就像羊群一样,听说要一起开跑,就一起疯狂抢夺起跑线的最佳位置,完全不知为何。真正残酷的赛道,是在各个位置放着奖赏和障碍物(诱惑)的高低坡,而有些人着脚站在有些人开着车地候着竞技,有些已经在赛道各个位置飞速前进着。而这部电影企图描写期间赛跑的残酷,却在摄影棚搭了个星光大道来模拟赛道。

没有男主那么富,也不像贫民窟的邻居那么穷;还没生孩子,更不用考虑孩子的择校问题,这个电影本来就是看看图个乐呵,但是,电影中传递的一个现实却是细思恐极:刚搬到富人区的女主和小PIA去玩耍,但是旁边的小孩们都不和他玩。我们以为,凭借自己的努力,可以竭尽所能往上爬,到不属于自己的那个阶层。但是,我们却忘了,那个阶层还可以选择不接纳我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ana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别的地方也有暗示这样的现实:校长年轻时不得不帮助富人做作业才能被邀请去生日派对,而去了生日派对却也仍旧是被孤立。有了贫困生入学名额,却还需要缴纳昂贵“课外活动费”,我们能够想象,交得起一次,不代表每次交得起;交得起参加费,不代表能够和富人一样程度的参与其中,那最后,不是这些贫困孩子被孤立,就是他们主动选择封闭自己的内心,不参与其中,免得一次次被提醒自己不属于这里。

我曾经听说上海某私立小学的一件小事。每个学生会被要求,轮流负责班级的美化。听起来没什么问题,让孩子有主人翁意识,也鼓励孩子们发挥自己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但是,最后却变成了比拼家长的财力物力。刚开始只是孩子让家长帮了个小忙,打印或者设计一些东西。后来,孩子们不愿意做的比别人差,
就越来越多的求助于家长,比“创意”,比“效果”。最后,甚至有家长直接找广告公司,承接了这个“项目”,据说一次整体服务下来,花费高达20多万……

在座的看官们,你有这20万吗?你愿意花这20万吗?

最终,男主选择了让孩子到公立学校读书。虽然是理想化的处理,某种意义上却也是让人背后发凉的无奈选择:阶层,本来就是人组成的,不存在一厢情愿。费劲心思到不属于你的阶层玩了一圈,最后还是从哪里来,回到那里去。贫民窟的小男孩是,男女主的小女孩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