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医院位于加州,妻子在家里找了点先前儿子感冒喝剩了的药

图片 1

原标题:美国10强医院出炉!梅奥冠军,克利夫兰诊所第二看看今年的十佳都是谁作者
| 姜飞熊来源 | 医学界当地时间8月14日,美国著名网站US
NEWS的医疗板块发布了2018年美国全国医院排行榜——该榜单的制作组对超过4500家医院和25种专科进行了仔细的比对,评价标准包括风险校正后的生存率、患者再入院率、医院容量、患者体验、患者安全、护理质量等等。对比往年,今年的榜单加强了“患者就医体验”和“患者预后”的权重。我们来看看今年的10佳都是谁——第一名
梅奥诊所梅奥在去年也是USNEWS的第一名,该机构主体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性质上是一所非营利性学术医学中心(a
nonprofitacademic medical
center),拥有超过4500名医生和科研人员,另有约58400名行政和相关卫生工作人员。和所有的大型医学中心一样,梅奥诊所也是集临床、教育、研究三位一体的医疗机构。第二名
克利夫兰诊所克利夫兰诊所去年也是第二名。和梅奥诊所一样,克利夫兰诊所也属于non-profit
hospital。克利夫兰诊所不仅在美国境内拥有多家分支机构,并且在其他国家也有分支,包括加拿大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三名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排名也没有变动,去年它也是第三。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是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教学和科研水平都非常高,作为美国现代医学和医院的奠基者,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诞生了许多我们目前还在使用的制度,比如住院医师培训制度和轮转制度。同样它也属于non-profit
hospital。第四名
麻省总医院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哈佛大学最大的教学医院,同时也是科研机构。医院官网上介绍自己是US
NEWS医院排行榜上长期名列前茅的医院,为患者提供革命性的医疗服务。麻省总医院去年排名也在第四位。第五名
密歇根大学医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Hospitals-Michigan
Medicine)上榜的医院(大学医院,University
Hospital)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是密歇根医疗系统下的一所机构。该院1986年开业,现有550张床位,不设儿科。作为一所大型医院,该院目前70%的患者来自社区转诊和安娜堡以外的转诊。大学医院去年排名第六位,今年上升了一位,与去年的第五位互换了位置。第六名
UCSF医学中心位于加州旧金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教学医院。去年是第五名,今年下滑了一位。第七名
UCLA医学中心位于加州洛杉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学医院。和第六名分别是加州地区第一第二位的医院,是洛杉矶地区最好的医院。第八名
Cedars-Sinai医学中心该院同样位于加州洛杉矶,是美国最大的non-profit
hospital之一,拥有886张注册床位,2100名医生,2800名护士,以及上千其他工作人员。第九名
斯坦福医院位于加州,是斯坦福医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今年获得US
NEWS最佳医院排名前10之后,他们在医院官网上写道:“这次的认可是对我们医院医生、护士和员工专业精神和奉献精神的献礼。”第十名
纽约长老会医院位于纽约市,同时附属于两所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该医院于1998年建立,由纽约医院和长老会医院合并而来。目前拥有2600张床位,6500名医生,2万多名雇员。纽约长老会医院年患者量超过200万,接生婴儿15000名,接收急诊患者超过31万人。去年排名第八位,名次下滑了两位。纽约长老会医院也是一所non-profit
hospital,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医院总收入56亿美元,慈善医疗支援1亿3000多万美元。美国医疗从业者对榜单的看法US
NEWS每年的榜单显然受到多家医疗机构的认同,上榜医院中有不少在自家官网挂出了排名所获荣誉。不过美国医生们并不全都认可这个榜,虽然有人为自己喜欢的医院上榜感到高兴,也有一些其他的声音。比如一名持证患方代言人就质疑该榜单的排名方式,她从个人工作经历中感觉梅奥没有那么好,患者就医会遇上拖延,排名第一很奇怪。一名执业药师对US
NEWS搞这种排行榜的行为本身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该机构的排名每次都是四平八稳,结果完全就在意料之中,上榜的全是常青藤名校,以及相关的著名医院……有从业者在评论中爆料称,梅奥和克利夫兰都在进行医生的薪酬管理,以便减少医疗过程中为了利益而出现的不必要操作。除此之外,评论里还有一位来自基层的精神科老哥,显然他对这种排行很不满,激动到全程大写——他表示:“这种榜帮助不了任何人。象牙塔只能“帮助”身在其中的人越来越自大。我们这些在前线“战壕”里的人才是一直在救治那些急需帮助的患者的人!!!我在一线工作了55年了,而且很爱这份工作。”参考文献
完 –

图片 1

旗中心医院门诊部

—1—

一向活泼好动的儿子突然病了,持续的头晕、加上间歇性的咳嗽、并伴有持续的高烧不退。

与此同时,我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生病的时间是上个礼拜的星期四,恰逢复习的关键期和期中考试的冲锋期。为了不影响儿子正常的学习秩序和备考前的临阵磨枪,我没有帮他向他的班主任老师请假;精神萎靡不振的他只是说不想去练足球了,我就在“微信”上和足球老师请了个假。

妻子在家里找了点先前儿子感冒喝剩了的药,给他喝上了之后,我把他送到了学校。